第B04版:副刊
上一版3  
 
 
    标题导航
 
 
 
 
 
宿迁日报社主办
2020年10月18日 星期   网站首页   版面导航   标题导航   旧电子版  
 
3 上一篇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走在秋原上

    □鲍安顺

    走出青石板铺砌的古巷,江南古镇的旧瓦古墙,在秋雨中,或者秋阳下,与我纠缠的目光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身边是秋原,江南秋天的原野。那下了一晚上的秋雨,洗丢了江南倾城倾色的美艳,也洗尽了江南原野的灵秀。有人说,这秋原是绝俗的,虽有小桥流水,可是那种柔顺恬静的性情,不再是素衣罗裙,那举手投足时的眉目含笑,没有了娉婷玉立的感觉,也没有了清丽脱俗的气韵。

    更准确说,江南原野,就是长江冲积平原,是亿万年长江绵延浩泽的流水冲击生成的肥沃土地。那些蕴含着江水灵性与充沛营养的泥土,在未被利用开发之前,也叫滩涂地。如今,那些无人住居的江心洲,还长江护堤外一望无际、细均如灰沙一般的滩涂地,成了风景,也成了待开垦或正在开垦的丰富资源。

    也有被人类利用的原野。那是村庄,是农田,是小桥流水的平静家园。早年,那村庄里的茅屋,如今已经盖起了端庄秀丽的现代新居,当地人称它为“洋房”。池塘清幽,辽阔无垠的大片菜畦,是秋原上最普遍种植的庄稼。早些年却不同,我来秋原,最喜欢看那已采摘完或者尚未采摘的棉花地,那棉花朵朵绽放,枝叶间,像手挽着手,晃动着头的棉花蕾,仿佛在沙沙歌唱,一派生机盎然的生命之舞,呈现出喜悦的灿烂景象。

    秋原上,偶尔有一只野兔从草丛里一跃而出,剑一般飞奔而去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一只喜鹊,从一根树枝上的巢穴里飞了出去,喳喳叫着,象是吃饱之后的矫揉造作,那飞翔着的身影,有点儿得意洋洋。麻雀也跟着热闹起来,那些野鸟、野鸡、野鸽和野鸭,在玉米地,在棉田,更多的是在芦苇荡和杨树林里,星星点点,绵绵不绝地东奔西跑。

    那秋原,以前是原生态的荒芜,阡陌小道,沟沟坎坎,溪流纵横,湖泊与芦苇阻隔着村庄与村庄,家园与家园,城镇与乡村。听老人们说,抗战时期,那里是新四军游击队驰骋的广阔战场,有芦荡烽火,有湖畔硝烟,有土炮击沉鬼子快艇的杀声震天……更有趣,鬼子龟缩在城镇,而在五里以外村庄里,新四军正在热火朝天地开着庆功会。如今,那短短的五里地,开车几分钟车就可以抵达。而那时,两个阵营如同相隔天涯,一方欢欣鼓舞,而另一方则心惊肉跳的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秋原的村庄里有梧桐树,还有它纷纷的落叶。有七彩的晚霞里,有吹来的凉风,有缕缕的炊烟,有我轻轻哼出的一支轻快小调,还有回家牧童们在天空飞过的雁群下欢呼雀跃……秋原上的野草畏缩了,万物还未一片萧瑟,刚刚显出的苍凉,让沉重的天气变凉了。那是秋风扫落叶的时光,是我心灵最后的祈祷,在忙碌的身影与收获的笑脸绽放之时,我可以轻轻地说:“天凉好个秋!”

    唐代贾岛在《原上秋居》写到了洛阳城外的秋原。那关西落木,秋霖夜色,众鸟飞翔,仍然有“倚仗聊闲望,田家未剪禾。”那秋原,隐约是大地上的一个原点,那么饱满、谦卑、良善,而且优雅。如同柴米油盐一样的反光回味,仿佛瓷器与铜器反复擦亮的记忆,发出了流水一样的声音,亲切而亲近。

    小时候,经常唱一首歌叫《赤脚走在田埂上》。那江南的田埂,就是田野最诗意的特征。有了人烟,有了劳动场景,还有飞鸟与笛声,歌唱与欢乐。我看着爷爷抽着旱烟袋,弯腰驼背的样子清晰依旧。那些婆姨们,嘻嘻哈哈,一边劳动一欢畅地调笑。还有父爱,他赤脚走在田野上,虔诚跪拜,收获种下的萝卜、红薯和土豆。秋原上的泥土,沙沙的,像石磨把村庄打得灵光四射。

    李白说过: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;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”其实,赤脚走在秋原上,那就是时光,就是过客们匆匆如浮梦的幸福时光

 
宿迁报业  | 关于本站  | 报纸广告服务  | 网站广告服务  | 联系我们  | 版权声明  
苏B2-20090138  苏新网备2006023  苏ICP备10105892号-10 
宿迁报业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copyright www.sqdail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 
   第A01版:头版
   第A02版:要闻
   第A03版:学习与实践
   第A04版:绿海
   第B01版:宿迁经济技术开发区头版
   第B02版:要闻
   第B03版:广告
   第B04版:副刊
那些叫桂的女子(外一首)
说 素 养
请菊花醉
读书的人最美
走在秋原上